• 人民网北欧分公司记者报道集_青岛有人需要代孕吗
  • 一种说法(33)黄俊杰:教育是一种“无声的革命”_贵阳代孕价格
  • 食品安全专家不碰七种食物_在天津有代孕机构吗
  • 重磅!中国最难买房的城市房价跌了 地价回到两三年前 _黄晓明承认baby代孕
  • 给经济摸家底 徐州启动第四次经济普查综合试点_武汉代孕妈妈多少钱
  • 从这里始发!中国高铁递出“国家名片”_代孕是否违法
  • 集中执法检查“哔哩哔哩”等27家网站_成都春风供卵代孕公司
  • 唐山警务创新破解拥堵难题_找代孕去哪家医院
  • 爱心冰箱摆上遵义街头,为烈日下的劳动者提供免费冷饮_广州代孕中介
  • 研究:芭比娃娃或引发女孩饮食失调_助孕中药作用
  • 山西省曝光6起扶贫领域腐败问题_女性吃什么可以助孕
  • 循“惯例”竟给贪污留了“后门”_代生孩子价格成都
  • 动力电池产能利用率只有40%?行业两极分化明显_潍坊代孕中介哪家专业
  • 拥有一处岛居豪宅,意味着什么?|新闻中心|中国常州网 常州第一门户网 常州龙网 常州日报 常州晚报_广东上海招代孕妈妈
  • 内部监督同样要“长牙齿”_ 吴江助孕服务
  • 最新消息:仙女楼变装倡导-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!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,欢迎姐妹们投稿—1455424124@qq.com

    第一次穿女装

    变装故事 女装子 10745浏览

    广州代孕网 www.escapeartist.cn 记忆中,第一次穿女装是上小学时,好像是小学二年级(那就该是1954年)。学校里好像要庆祝什么,学生们都被组织起来扭秧歌。那是解放初期,别的文艺节目也拿不出来,只有扭秧歌。扭秧歌分两队,一队是普通的大部队,全校学生都参加,要求穿戴整齐就行,不打脸彩。一队是抽出来的小分队,要穿好衣服,脸上要打彩,算是“精英”,主要的是要扭花样,所以要求相对也高一些。我被抽在扭花样的小分队里。

    说是扭花样,其实也没什么花样,但得分男女,男一队,女一队,一阵分,一阵合,前后左右地错动,就算出花样了。这就要求男女在人数上相等。本来是很简单的事,在那时却成了问题。我们那里偏僻,又是刚解放不久,女孩子上学还不很普遍,学校里女同学本来就少,能在众人面前画了脸大扭特扭的就更少,有的干脆拉不出来,你想来硬的也可能她跑回去连学都不上了。怎么办呢?老师便挑了部分男孩子,穿上女装,装扮成女同学,我也入选了。

    我穿的是姐姐的大红上衣,老师给打彩,也打成女孩子的面相。头上围个围巾,就成了。都是孩子,这不难。难的是心理准备。说实在话,被老师挑上的时候,心里是兴奋的,孩子么,好奇,变个花样玩玩,是喜欢的。但又怕人笑,嘴上还要说不愿意,要让老师虎了脸下命令,似乎是不得已。这些小把戏,当然瞒不过老师,厉喝一声,也就完了。我们嘻嘻哈哈去办理。不过,要真穿时,还真有些不好意思,没人敢第一个穿,几个人互相鼓励,同时说一声:“穿!”这才都穿上了。穿上了也就不在乎了,还要到女孩子面前去夸大地学着她们的样扭一扭,惹得女孩子们追着打,样园里一片笑声。

    秧歌队直扭到一个工地上,记不清是什么工程,反正人挺多,当然,孩子们的家长也在里面。他们笑着,也鼓掌,发现扮女孩子的,更笑,指指点点,说“快看,那是×××,咋装了个女娃娃?”被认出来的,心里自然高兴,也有一点不好意思。没被认出来的,还故意做点大动作或怪动作,要让大人们认出来。

    这是我记忆中第一次穿女装,算是美好的回忆。后来,还穿过几次女装,但回忆起来,却是苦涩的。

    时间还是那个时候前后,还在小学,是冬天,天太冷,我的棉袄太薄太旧,冻得实在受不了,奶奶便将她的一件大襟旧棉袄给我,当小大衣套在外面。那时已经有羞耻心了,男孩子穿件老太太棉袄心里是很难受的,但还不能不穿,因为实在太冷了。面子当然是重要的,但面子挡不住三九天的寒风?;购?,学校里穷人家的孩子多,也没人太笑话。那算是我第二次穿女装。

    后来,上初中了,是到县城去上。这对一个乡下孩子来说,也算大事了,家里虽然穷,还是做了新衣服。但到初二时,新衣服已经成旧衣服了,而且袖子都到了半胳膊上,腰也快露出来了,却再没有新衣服接班。姐姐也在中学里,便把她的一件半旧的衣服给了我,我高兴的接受了,还到照像馆照了张像。至今,那张照片还保留在我的像册里,短平头,手工缝制的白色衬衣领子长出外衣好些,傻呼呼地笑着,似乎全然没有男着女装的羞涩,但它却真实地纪录了一段让人心酸的历史。

    转载请注明:广州代孕网 » 第一次穿女装

    表情
    ?